首頁 熱點 要聞 國內 產業 財經 滾動 理財 股票

多年拆違巋然不動!數千棟“堅挺別墅”野蠻侵蝕濟南泉域保護區

2022-01-13 11:16:49 來源 : 經濟參考報

(原標題:多年拆違巋然不動!數千棟“堅挺別墅”野蠻侵蝕濟南泉域保護區)

濟南市南部山區位于泰山山脈,是濟南市重要的生態和水源涵養區、濟南泉域地下水的主要補給來源。一個時期以來,“城里人”蜂擁進入南部山區興建別墅,數量驚人的“私家花園”形成漫山遍野、全面侵蝕之勢,由此造成地面硬化急劇增加,大面積地下水補給區域遭到破壞,對濟南泉群持續涌流構成潛在威脅。

在中央環保督察組持續督辦下,濟南南部山區自2017年起掀起“拆違風暴”?!督洕鷧⒖紙蟆酚浾哒{查發現,四年過去,該區域只有部分違建別墅被拆除,數千棟違建別墅巋然不動,個別新的別墅項目仍在大張旗鼓建設中。

前不久,中央第二環保督察組向山東省反饋督察情況,指出濟南泉域保護存在的突出問題,與此密不可分的濟南南部山區生態狀況備受關注。

違建別墅幾乎"漫山遍野"

泉水是濟南的城市標志和文化標記,因地下水位下降,趵突泉、黑虎泉等名泉曾幾度斷流。濟南實現水生態文明可持續發展、保住群泉競涌奇觀,關鍵靠該市南部山區提供生態支撐。

濟南南部山區每年為濟南泉域補充巖溶地下水2億立方米,更是該市生產生活用水的主要來源。該區域2001年被列入省級生態功能保護區,2008年被納入省重點生態功能保護區;省市明確規定嚴控城市人口南移,嚴格限制南部山區各類開發建設活動。

然而,這些規定被搶建別墅的風潮打破。南部山區別墅遍布,記者沿省道317線從仲宮到西營、沿省道103線從仲宮到柳埠,公路兩側半山腰上不時冒出一棟棟別墅。這些考究氣派的別墅,大多為兩到三層獨棟建筑,或零星或成片,都是剝山毀林、移動山石、挖高填低建成的。

當地農民說,“城里人”進來建的別墅在南部山區幾乎無孔不入,鄰近濟泰高速公路錦繡川出口的傅家峪村僅有46戶村民,地勢狹窄卻遭“城里人”插足,挖山建起18棟別墅。記者調查發現,私人別墅不僅“進村略地”,更是大膽突破山東省劃定的生態保護紅線,大舉搶占南部山區生態“絕版資源”。

納入“全國重要飲用水水源地名錄”的臥虎山水庫、錦繡川水庫,既是濟南市飲用水兩座“大水缸”,也承擔對濟南泉域重點滲漏帶補水進行補泉保泉的重任。這兩座水庫連同上游向其輸水的黃巢水庫,南部山區幾大水庫周邊區域都遭到別墅侵蝕。

圖為臥虎山水庫旁的楊而村別墅區。記者 王文志 攝

記者走進臥虎山水庫西南側的楊而村,看到高大的山體像被剃成“陰陽頭”:一邊是大面積開挖形成的緩坡,一邊是生長茂密的林木;380多套別墅呈梯形自山腳綿延至山腰以上,從遠處望去鱗次櫛比,周邊山體被“削骨抽筋”后,崖壁殘破,亂石裸露。

錦繡川水庫周邊也出現多處別墅群。在黃錢峪村西北側的“黃金谷”,巨大的山體被挖得面目全非,兩處別墅群依山勢呈階梯式建設,低處12棟別墅所在的山體被削去“半邊臉”;高處幾乎挖開半架山,建起8棟豪華別墅。位于深山里的黃巢水庫同樣被違建別墅染指,距離水庫百余米內的裁縫峪村、于科村山頭上,佇立著至少15處獨棟豪華別墅,其中兩處占地約三四畝,建筑面積最大的為1000平方米左右。

圖為南山區執法局對面黃金谷內的別墅。記者 王文志 攝

分布在濟南泉域的24條重點滲漏帶,可以像漏斗一樣把地表水快速補充到地下。中央第二環保督察組向山東省反饋督察情況指出,由于為開發建設“開口子”,濟南泉域重點滲漏帶被大量開發侵占。

記者調查發現,位于南部山區腹地的部分重點滲漏帶也遭到別墅項目侵蝕。在泉瀘——錢家莊重點滲漏帶所在的錢家莊村,60余棟別墅建在滲漏帶的保護區;在興隆——土屋重點滲漏帶,由170余棟別墅組成的金雞嶺別墅區,建在滲漏帶的保護區內;在玉符河重點滲漏帶,包括臥虎泉山莊、世紀園在內的百余棟別墅分布在該滲漏帶保護區內。

此外,記者在同屬“濟南大南部山區”范圍內的長清區和平陰縣等區縣的山區,也發現部分違建別墅群。

別墅主人基本都有來頭

濟南南部山區以石灰巖山地為主,土層瘠薄,植被稀疏,一旦遭到破壞,恢復極為緩慢,因此一直是濟南市乃至山東省生態建設的難點地區。山東省生態環境規劃研究院的專家介紹,濟南南部山區生態中度敏感和高度敏感面積占區域總面積的一半以上,主要分布在臥虎山水庫、錦繡川水庫、“三川”流域等高差起伏較大的區域。

受地形條件限制,南部山區修建別墅大都需要削山填溝整地、疊砌護坡,有的建一處別墅往往需配套修建一兩公里的蜿蜒公路,大量施工填挖導致植被破壞、基巖大面積裸露,形成的永久性硬化面積使得地表徑流下滲功能嚴重弱化。記者看到一些地方“一處別墅糟蹋半座山”,而不少山體腳下竟赫然豎立著“濟南市山體保護公示牌”。

面對遍地開花的別墅建筑,當地農民對本報記者感嘆:長樹速度趕不上“長”別墅。這些別墅背后的主人到底都是誰?

據了解,濟南南部山區的數千棟違建別墅,絕大多數是在國家“禁墅令”出臺后的2003年至2015年建成。2017年5月,濟南南部山區管委會負責人在某次大會上透露,“在南部山區建別墅的非富即貴”,涉及“社會各界名人、企業家、藝術家等”。當地不少村民對記者說,這些別墅的主人“有的一看就像是干部”。

記者看到,在距離臥虎山水庫西南岸三四百米的山腳下,4棟豪華獨棟別墅剛建成不久,已掛出“星空民俗”的招牌,每棟別墅每晚租價5000元,其主人是一教育公司老板周某;在濟南七十二名泉之一的“龍門泉”發源地龍門山,半山腰上擺開偌大的開發建設現場,有4棟別墅已經建成,還有一棟建筑面積近2000平方米的二層樓房,其開發者為濟南一公司董事長李某;錦繡川水庫以北不足三公里處的潘家場村,有一處由近30棟別墅組成的“潘家新村”,其開發者系來自濟南的一名臨朐縣籍老板;錦繡川水庫北岸一處別墅群有十幾棟豪華別墅,其主人為一企業老板馬某。

圖為李家塘村北的別墅群。記者 王文志 攝

另據當地村民稱,錢家莊村西南側臥龍山北坡上的12棟別墅,主人為省市體育系統干部;在青楊峪村的8棟豪華別墅的主人來自郵政系統;在九頂塔民族風情園附近的李家塘村,18棟別墅主人來自教育系統和郵電系統;位于錦繡川水庫西北側的數十棟豪華別墅和住宅樓,主人中有省民政廳干部;錦繡川水庫北岸十幾棟別墅距離水庫僅二三十米,其主人不乏省市機關事業單位干部;在西營村的10棟別墅的主人來自某大型煉油廠……

據介紹,“城里人”以各種名義到南部山區買地和租地,這些地塊中有少量農民宅基地,主要是山林地、果園地和耕地。

國家有關文件明確規定,“農民的住宅不得向城市居民出售,也不得批準城市居民占用農民集體土地建住宅,有關部門不得為違法建造和購買的住宅發放土地使用證”;《濟南市違建別墅問題清查整治專項行動實施方案》顯示,清查范圍包括地方政府違法違規審批、越權審批的違建別墅,整治重點區域包括生態功能保護區和飲用水水源保護區。

當地知情人士對記者說,一些“城里人”修建的別墅,有的就建在地方政府部門眼皮底下,不僅區執法人員上門查過,市里的人也曾來村里調查,有的前前后后查了三四次,但明面上都“合法”。記者站在南部山區綜合執法局大樓上,清楚地看見錦繡川水庫北岸幾處建成多年的違建別墅群。

違建別墅“屢拆不盡、邊拆邊建”

據介紹,在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及“回頭看”、第二輪中央環保督察過程中,濟南南部山區違建別墅問題被重點交辦。2017年5月,濟南南部山區管委會負責人公開表示:“對違建別墅斷水斷電”“漫山遍野的別墅,要變成漫山遍野的拆遷隊伍”。2020年3月,濟南南部山區黨工委負責人表示,對違建別墅始終堅持“零容忍”、摸查“全覆蓋”、拆除“無禁區”,做到“有違必治、有增必拆”,重點區域違建別墅問題要在當年4月底前“清零”。

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向山東轉辦的舉報件中,有多件涉及臥虎山水庫周邊違建問題。2018年濟南市有關部門對外稱,臥虎山水庫北岸“畫家村”違建別墅已全部拆除。2020年9月,濟南南部山區管委會宣布,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整改完成率100%。但記者實地調查發現,被拆除的只是位于臥虎山水庫一級水源保護區內“畫家村”一村、二村35棟別墅,與該水庫僅一條公路之隔、被劃入二級水源保護區的“畫家村”三村20多套別墅至今毫發無損。

濟南南部山區管委會相關通報稱,自2017年5月至2020年9月,先后拆除各類違建6871處、423萬平方米。而記者查閱南部山區2017年以來上報濟南市建立的拆違任務臺賬,發現拆除對象基本都為違建的平房、廠房和臨時搭建的農家樂、養殖房、廠房式大棚等,納入拆除臺賬的違建別墅寥寥無幾。

當地一些干部群眾說,濟南南部山區三年多來拆除的別墅,只是違建別墅的“冰山一角”,大量別墅被網開一面。據記者調查,2019年8月,南部山區拆除位于東泉瀘村波羅峪的39棟違建別墅,而在與波羅峪一山之隔的天井峪村,不僅先期建成的20套獨棟別墅安然無恙,而且有80棟新的別墅項目正在加緊建設中,現場運送建筑材料的車輛進進出出,一派繁忙景象。

清理整治濟南金雞嶺別墅區,為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重點交辦件,卻歷經多次整治而“拆不動”。據記者調查,該別墅區百余棟別墅至今仍像一塊巨大的膏藥貼在蒼翠山體上;這片別墅有的已改為私人會所,有的正在進行改擴建;當初拆違的通知和通告在別墅院墻上還依稀可辨。此外,位于黃錢峪村西北側山腰上的20余棟別墅歷經兩輪拆違都紋絲不動、不了了之;黃巢水庫附近一處建筑面積1000多平方米的別墅僅被拆掉圍墻、移走院內樹木,在2021年又恢復原樣。

兩輪中央環保督察轉辦件和邊督邊改涉及濟南市辦理情況公示中,南部山區管委會對違建別墅的核查意見多為“有集體土地使用證”“有鎮建委核發的選址意見書”“有土地使用證”“有村鎮規劃選址意見書”和“有農村建房使用宅基地批準通知書”以及“現場未發現破壞生態問題”“未發現破壞山體行為”等。記者向濟南南部山區規劃發展局負責此項工作的李達勇主任了解違建別墅破壞山體及修復情況,李表示“不清楚”。

在“城里人”違建別墅屢禁不止的同時,當地一些村干部和先富村民群起仿效,挖山砍樹興建別墅形成風氣。記者在小佛寺村、于科村、潘家場村、西泉瀘村等30多個村看到,一部分村里人興建的別墅動輒占地四五畝、建筑面積上千平方米,不少別墅建筑雕梁畫棟、飛檐翹角,宛如宮殿,有的甚至一人建起四五棟豪華別墅,將山澗溪流也圈入別墅院內。

濟南南部山區管委會下轄五個街道辦。南部山區綜合執法局執法大隊大隊長宋衛明對記者說,正在向市級申報四個“無違建街(鎮)”。當地一些人士對此表示,應付式的選擇性整改,導致轄區內大量違建別墅被排除在清查整治之外,存量如此巨大卻急于報捷和銷號,無異于替違建別墅“洗白”放行。(記者 王文志 濟南報道)

《經濟參考報》版面圖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精彩推送

免费国产午夜理论片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