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熱點 要聞 國內 產業 財經 滾動 理財 股票

奧密克戎一周感染一千萬人:各國只能“躺平”了嗎?

2022-01-12 08:39:55 來源 : 中國新聞周刊

本刊記者/彭丹妮

近日,在美國工作的病毒學家劉善慮所在的大學醫學院向大家通報,醫院迎來新冠疫情以來最高的住院人數,再加上醫護人員感染造成的人手不足,現在所有非緊急的手術都要暫?;蜓雍?。

劉善慮是俄亥俄州立大學病毒和新發病原體研究項目主任,與他合作的科學家、醫生,他周圍實驗室的同事和工作人員,已經都有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奧密克戎變異株。一位美國華人這么形容:如果你還沒聽說有哪個朋友感染,那么只能說明你在美國沒朋友。

在圣誕新年雙節的加持下,經過一個多月的傳播,目前,奧密克戎變異株在美國新增感染者中的占比從1%飆升到95.4%,毫不費勁地取代了已經流行了大半年的德爾塔。1月3日這一天,美國當日新增感染人數超過100萬,創造了世界上所有國家自新冠流行以后的最高每日統計數。

不僅美國,在英國、法國、意大利、澳大利亞等諸多國家,奧密克戎的沖擊使得它們面臨著新冠疫情以來最嚴重的大流行,新增病例數呈指數級增長。截至1月7日,奧密克戎已在全球138個國家和地區被檢測到。

世衛組織總干事譚德塞表示,奧米克戎變種引發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已呈“海嘯”之勢,傳播性更強的奧密克戎與德爾塔同時傳播,將繼續給精疲力竭的醫務工作者和處于崩潰邊緣的衛生系統帶來巨大壓力,并再次擾亂人們的生活和生計。

新冠病毒以這種強勢的姿態,開始進入它大流行的第三個年頭。人們看不到疫情有任何要好轉的跡象,但這一次,卻有一些觀點認為,奧密克戎是大流行結束的助推器,但是,情況真的如此樂觀嗎?

群體層面危機大于個人健康風險

一位旅居巴黎的華人寫道,“我在感染(奧密克戎)期間,都沒有出現發燒或者是喪失味覺嗅覺這兩個典型的新冠癥狀。相反,我就像是得了一場冗長的感冒,頭疼、乏力、咳嗽、四肢酸痛、鼻塞、頭暈。而跟我一同感染的朋友,因為打了加強針,出現癥狀的時間比我還短,只不過稍微咳嗽了三四天就完全沒事了”。

不管是因為病毒本身的特性還是疫苗的作用,奧密克戎的癥狀較輕,重癥率低,臨床醫生們也都普遍感受到這一點。在紐約,美國疫情的“震中”之一,長老會醫院急診主任醫師拉胡爾·夏爾馬說,住院人數在增加,但進入重癥監護室或者需要插管的病人遠遠少于此前幾輪疫情暴發期,大多數來急診室的感染者很快就出院了。

美國新冠住院人數已經超過歷史記錄。1月10日,美國共有132646人因新冠病毒住院,超過了去年1月132051人的峰值。

在很多國家和地區,新冠感染者人數的激增也都沒有帶來同等比例的住院率和死亡率大幅上升。在2021年年末,倫敦單日新增病例數量幾乎是同年年初高峰期的兩倍,但入院人數、使用呼吸機人數只有當時的50%和20%,這兩個指標自2021年8月以來一直維持平穩。目前,英國新冠疫苗接種率達到80%,三針疫苗接種率超過50%。

不過,即便健康人群感染奧密克戎后的癥狀輕微或無癥狀,還是可以將病毒傳播給更脆弱的人,包括老年人、有基礎疾病或免疫力缺損的人群等等,不應該掉以輕心。這是一個簡單的數學題,有流行病學專家指出,假設奧密克戎的傳播能力是德爾塔的四倍,但致病性是德爾塔的一半,那么住院人數還是會翻番。

奧密克戎造成的感染數字太龐大了,遠超過之前的幾波疫情。美國華盛頓大學衛生統計評估研究所(IHME)根據奧密克戎的流行病學特性進行了模型預測:從2022年1月1日到3月1日,美國可能會出現1.4億新的感染者,高峰期將出現在1月下旬,每天新增感染峰值可達280萬。這個數字意味著,接下來三個月的感染人數,就與美國過去兩年的感染總數相當。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流行病學資深教授張作風在社交媒體提醒說,奧密克戎可能在年青人身上是輕癥,在年老、體弱、高危人群就是重癥,這類人群應該趕緊接種加強針。

一種普遍的擔心是:奧密克戎帶來的威脅,可能更多是群體層面。因為此前德爾塔疫情已經波及了許多國家,大部分國家的醫療體系已經達到極限,醫護人員疲憊不堪,奧密克戎的超高傳播性足以嚴重地沖擊醫療體系。

劉季高是美國亞美醫師協會會長,同時也是紐約市一家私人診所的醫生。據他了解到的情況,雖然當地一些醫院的重癥監護病房不像疫情初期那么爆滿,但普通病房的病人在增加,病床使用率大約從70%上漲到90%~95%。更重要的是,因為現在感染率太高,10%~15%的醫護人員因為感染而被隔離,醫院無法全員運轉,醫院隨時都有爆棚的可能。

為應對激增的患者,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系(NHS)已在2021年12月30日宣布進入“戰時狀態”,并計劃重啟“南丁格爾”臨時醫院以應對未來可能暴發的奧密克戎入院潮。NHS還計劃將把全國多個地點的健身機構、教育中心等設施改造為臨時治療場所,提供總計約4000個臨時床位。英國國防部1月7日表示,已經提供200名武裝部隊人員,在未來三周支持NHS。

2021年12月21日,在英國蘇格蘭漢普頓公園,人們在排隊接種新冠疫苗。圖/視覺中國

任由看似“溫和”的奧密克戎在人類社會擴散,已經帶來了遠遠超出醫療系統的混亂。在高感染率的國家,奧密克戎的影響正在各行各業顯現。以航空業為例,僅1月7日,美國就有2300趟航班因員工感染、人手不足而取消;同一天,加拿大西捷航空公司通知,因為防疫要求帶來的旅客減少以及人員缺勤,到1月31日之前,將取消15%的航班。

1月2日,英國政府在一份聲明中說,由于每天的感染人數創下歷史新高,且檢測結果呈陽性的人需要自我隔離至少7天,政府預計企業和公共服務將在未來幾周面臨中斷。聲明提到,到目前為止,奧密克戎對公共衛生部門造成的破壞在大部分地區得到了控制,但公共部門的領導人被要求針對勞動力缺勤10%、20%和25%的最壞情況擬定計劃。

重新適度收緊

為減輕奧密克戎對社會生活的種種沖擊,絕大部分發達國家都采取了不同程度的防疫措施。它們的共同特點,都是用適當程度的公衛措施來降低奧密克戎的傳播速度,延緩其對醫療系統造成的擠兌,并換取時間以了解病毒特性,提高疫苗的接種率。

但細看起來,各國的措施卻各有不同。如果將管控程度看作一個由松到緊的光譜圖,決定一個國家在哪個位置的,是其疫苗接種率、醫療系統承壓能力、政治體制、社會文化等多種因素的綜合。

圣誕節過后,德國開始出臺一些收緊政策,從2021年12月28日起,接種過疫苗或康復的感染者,私人聚會被限制在最多10人的范圍內,對于未接種疫苗者,每個家庭最多允許接待兩名訪客。1月7日,措施再度升級,進入餐廳和酒吧需要出示已接種加強針證明,或者基礎接種+核酸陰性報告。

德國華裔病毒學家、埃森大學教授陸蒙吉解釋說,德國的疫苗接種率還沒有達到預期,差不多只有71%人口完成兩劑接種,38%人群接種了加強針。在歐洲,疫苗接種率是管控程度的最重要依據,相比之下,英國、西班牙、葡萄牙、法國等國家,現在接種率都更高。

法國是目前歐洲新發病例數最多的國家。繼圣誕節當天,法國新增病例突破10萬后,1月8日再創新高,已接近30萬例。鑒于此,法國在2021年12月27日宣布了一系列措施,但跨年夜并沒有實行宵禁,緊接著,1月3日的開學日,法國學生照常返校。政府的信心正來自于,該國90%的符合接種條件的人群都已完成接種,現在法國人是“世界上被保護得最好的”人群。

荷蘭是歐洲第一個采取全面封鎖措施的國家。2021年12月18日,該國政府宣布,當前已經采取的措施不足以確保醫療系統的壓力仍在可控范圍內,因此,荷蘭將從12月19日開始進入封鎖狀態,最少持續到2022年1月14日,措施包括,人們盡量待在家,每日家庭訪客不超過兩人,教育機構關閉到1月9日等等。

歐洲獨立媒體分析,荷蘭既不愿意像西班牙那樣戴口罩,又沒有比利時那么數量充裕的呼吸機,沒有丹麥強大的病毒檢測和監測體系,沒有意大利的義務免疫計劃,又沒有芬蘭學校的小班教室……所以,只有嚴格封鎖。而且加強針接種率為31%,在歐洲僅為中等水平。

劉季高回憶,圣誕節的時候,紐約曼哈頓熱鬧的42號街,人群摩肩接踵,毫無保持社交距離的意思。當美國繼續走向開放時,同處北美的加拿大,卻在走向封鎖。在加拿大的安大略省,餐館、音樂廳和健身房已經關閉,學校改為遠程教學,停止非緊急手術;魁北克省規定晚上10點宵禁,并禁止人們到教堂做禮拜;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已叫停室內婚禮和葬禮接待……

對奧密克戎不同的態度,源于美國與加拿大在醫療資源、救治體系等方面的差別。以加拿大人口最多的聯邦省份安大略為例,最新官方數據顯示,該省每800名居民才擁有一張ICU或急性護理床位,而紐約的這一比例為420:1。

加拿大一些資深衛生官員還強調,在社會心理上,加拿大人對政府有更多的信任,對于新冠病毒帶來的死亡和重癥的容忍度也比美國低。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前校長、曾指揮過加拿大SARS防疫的大衛·內勒就很不理解,以美國強悍的科學和醫療實力,在保護公民免受感染和死亡方面,美國在新冠疫情上的表現根本說不過去。

持續地放開是主流

一位在美國馬里蘭工作的生物醫藥行業員工分享,前一段時間,公司基本每天都有員工報告新冠陽性,剛開始,大家都很緊張,都做深度消毒和清潔、隔離?,F在陽性員工多了,也不可能一直這樣,否則公司就得關閉好幾個月?!艾F在對策就是,陽性就回家休息,其他員工照常上班?,F在陸續有陽性員工康復回來上班了,基本都是輕癥,大家也無所謂、也不害怕,只當是用活病毒來作疫苗加強針了?!?/p>

潮水般涌來的奧密克戎,不管是由于它對于社會運轉的嚴重干擾,還是人們心理層面的疲軟和放棄,都沖擊了此前一套標準化的流調追蹤、隔離、檢測等公衛措施。不光是一個企業,在政策層面,出于務實的考量,在很多歐美國家,這類試圖最大程度控制感染的努力都正在被逐漸放棄。

在2021年12月的倒數第二周,美國疾控中心(CDC)更新了指南,建議人們在診斷新冠后,隔離期可減少至5天,而不再是原來的10~14天。如果沒有任何癥狀,或者癥狀在5天后明顯好轉或消失,患者可以自行解除隔離,無需復查核酸檢測,但仍應在接觸他人時戴口罩。

2021年12月24日,美國紐約,人們聚集在布魯克林區領取新冠檢測盒。圖/視覺中國

至少包括以色列、加拿大、英國、意大利、澳大利亞、葡萄牙等國家,都已經在近期宣布,縮小密接者追蹤范圍,縮短感染者隔離期至5~7天。這種政策的突然調整激起了一些民憤,有些人認為,這是把商業、政治的考量凌駕于公共衛生之上。

對此,美國CDC主任羅謝爾·瓦倫斯基解釋說,基于過去對呼吸道傳染病和新冠病毒的了解,85%~90%的傳播都發生在感染病毒后的前5天,此后的傳播風險大大降低。人們可能會在感染后最高長達12周的時間內,都能夠檢測陽性結果,但后期的傳染性已大大下降,因此核酸復檢的意義不大。

這個規定讓很多因為感染而隔離的人,尤其是公共服務部門人員,比如醫護工作者,可以盡快回到崗位,維持社會的正常運轉。當然,這不是最穩妥的政策。劉季高說,有的人在家待幾天就去上班了,也不一定達到時間要求,也無從得知接觸隔離后是否還攜帶病毒。但這不光是一個醫療決策,也更多是平衡經濟、就業等社會情況。

與縮短隔離期的目標相適應,英國規定,從1月11日開始,使用LFT(測流抗原檢測)快速檢測呈新冠陽性、但沒有癥狀的人士,無需再進行PCR核酸檢測確認,即開始自我隔離。這一決定將大大節省等待檢測結果的時間,同時也從一定程度上縮短了感染者的隔離時間。LFT快檢的靈敏期是病毒載量較高、具有傳染性的期間,意味著政府不再尋找那些潛伏期或者感染后期傳染性較低的無癥攜帶者。

幾個月前,與新加坡、越南、韓國、新西蘭等國家一樣,澳大利亞也是旨在實現“零感染”目標的國家,即通過隔離入境人員、大規模核酸檢測來將每日新增病例保持在極低水平。

2021年8月,澳大利亞發布了“轉變新冠應對的國家計劃”,正式將疫情防控焦點從抑制社區傳播轉變為預防住院、重癥和死亡,從“前疫苗”環境轉變為“后疫苗”環境。在這之后,澳大利亞疫苗接種急追猛趕,到12月末,疫苗完整接種率已經達到79%。

針對奧密克戎,澳大利亞的策略曾一度收緊,重新要求室內需佩戴口罩,加速推進疫苗接種等,但僅過了一周,即2021年12月30日,該國政府宣布,降低檢測、追蹤、隔離等公衛手段的重要性,不再進行詳細流調,只追蹤感染者的家人,同時,無論疫苗接種狀態,統一建議隔離7天,直到第6天檢測結果為陰性。這是因為,該國衛生部說,“在一個高傳染的環境,這些措施已經不再有效,政府層面的公衛應對將聚焦最高風險,日常管理將更加依賴個人的參與”。

從2021年12月26日起,新加坡衛生部也調整了應對奧密克戎的措施,大幅度地放松一些措施,在疫情中與病毒共存。

“新加坡是個很小的國度,需要保持境外人員和貨物的流動,邊境封鎖在這里不現實?!毙录悠聡⒋髮W蘇瑞福公共衛生學院副院長、副教授古阿烈在回復《中國新聞周刊》的郵件中寫道。他解釋說,由于新加坡疫苗接種率非常高、加強針覆蓋率不斷擴大,感染新冠導致嚴重疾病的風險現在已降至較低水平,更接近于流感,而不是2020年的新冠,因此,實施對經濟和社會具有破壞性的嚴格措施沒有意義。

新加坡的這番考慮,也是很多國家調整防疫策略的原因。1月5日,在歐洲奧密克戎流行最為嚴重的法國,頒布了一條新規,允許無癥或癥狀輕微的醫護人員感染者繼續在崗,無需任何自我隔離。兩天后,德國也最終決定,不再嚴格遵守世衛組織的規定,新冠感染者的密接者,如果接種過加強針,或者在過去3個月內完整接種過疫苗或康復,都將不再需要隔離。其他所有人如果沒有癥狀或癥狀已經緩解,可在10天后結束隔離;如果檢測結果呈陰性,則可縮短至7天。

“以后陽性病例,只要不生病就不管了,就繼續上班,不必隔離。否則整個政府機構,甚至小到包括城市清理垃圾的人員,都因為感染人數太多而陷入癱瘓?!标懨杉f,疫情倒逼全社會在走向更開放的模式,不應該頑固不化地死守著過時的策略。

在這方面,更為激進的是南非。這個最早報道了奧密克戎的國家,在2021年12月24日宣布,不再對檢測陽性、但無癥狀的奧密克戎感染者進行追蹤、隔離,只要他們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政府說,如果不調整政策,許多人在沒有癥狀的情況下,被要求待在家里,沒有收入,與新冠感染者接觸的兒童,失去了寶貴的學習機會。因此,南非專家委員會將公衛政策聚焦在免疫計劃,而不是追蹤和隔離措施。

2021年12月30日,南非宣布,該國已經度過了奧密克戎帶來的第四波疫情峰值,死亡人數沒有出現大幅上升,并在同日宣布,將取消宵禁,室內外活動人數限制放寬,但室內仍需戴口罩。

有條件地“與病毒共存”

人類對于疫情結束的期待,已經一再被推遲。2021年春天,曾有一種樂觀的情緒。當時,一大波新冠疫苗被批準應用,其中兩款mRNA疫苗由于有高達90%的保護力而被人們寄予了厚望。人們期待著,當全球70%~90%的人口接種了疫苗,就可以建立起群體免疫的屏障,從而終結疫情。

但病毒的進化、世界各國的疫苗分配不均與疫苗接種人群逐漸減弱的免疫力,使這種希望逐漸破滅了。一個新的共識是,未來全面接種第三針后,病毒仍可能會維持一定水平的傳播。

即便在疫苗高度接種的人口中,就像新加坡,古阿烈說,一旦恢復開放,還是會有大量社區傳播。因此,這可以得到一個經驗,在過去新冠病毒低傳播或者清零的國家,在與公眾溝通時,需要謹慎地提出這一點以避免公眾出現錯誤的預期。

“從新冠病毒流行以來,它的超高傳染性就注定它不會像SARS病毒那樣消失?!惫虐⒘艺f。

當奧密克戎打碎了清除病毒的可能,一些公衛專家卻認為,其不可遏制的流行,如果按照目前的勢頭發展,有利于疫情的結束。比如,丹麥國家血清研究所首席流行病學家Tyra Grove Krause就表示,我們可能正在經歷最后一波大流行,因為奧密克戎的感染能帶來高水平的群體免疫。

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英國公共衛生學院榮譽院士高本恩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表示,他認為,大多數國家將會在3~6個月的時間內考慮“結束”疫情:政府決定不再統計每一個病例,他們將不再對人們的行為施加任何進一步的限制。為控制疫情,政府將依靠有效的疫苗和抗病毒藥物,而不再使用公共衛生與社會措施。

越來越多的傳染病專家、病毒學家相信,新冠疫情的結束,不是因為病毒的傳播本身得到控制,而是一種社會性的宣告:停止將其視為大流行,并像對待其他人類冠狀病毒等季節性呼吸道感染一樣接受它。

但僅僅依靠疫苗接種加上自然感染帶來的更高程度的群體免疫,就能將世界帶入一種合理、平衡的與病毒共存的狀態嗎?答案是否定的。

1月3日,英國著名高校和科研機構的一群公衛專家與學者們在《英國醫學期刊》上發表了一篇公開信。信中指出,疫苗帶來的免疫保護并不是永久的,高感染率的環境還會加速病毒的進化與變異。這種策略會造成一個惡性循環:檢測、追蹤、隔離等重要的公共衛生措施因不堪重負而變得低效、甚至無用,進一步在遏制病毒傳播的戰場中失守。

在病毒如野火般傳播的國家,疫情已經明顯帶來了死亡、經濟損失、醫護人員短缺等后果。在人群層面,疫苗大幅降低了住院率和死亡率,但對于每一個人來說,受影響的生計、被打亂的上學計劃、感染后可能留下的長期后遺癥等等,都是實實在在的傷害。

鑒于此,前述英國學者公開信倡議,各國防疫要從“疫苗唯一”轉向“疫苗加”,具體包括,倡導使用高防護性的口罩,更重視通風和換氣系統,根據病毒的社區傳播情況,制定加強和放松管控措施的量化標準,促成全球疫苗公平等措施。

無獨有偶,1月6日,美國拜登政府過渡時期的六位衛生顧問,包括美國FDA前首席科學家露西安娜·博里奧、喬治·華盛頓大學公衛學院教授大衛·邁克爾斯等人在《美國醫學會雜志》上連發三篇文章,呼吁美國采取一種全新的疫情國策,進入與病毒共存“新常態”,而不再指望消除它。

與德爾塔大流行時期盛行的無條件地“與病毒共存”的觀念不同,露西安娜·博里奧等人認為,美國需要把新冠病毒作為一種呼吸道病毒進行管理,并明確最大風險的臨界值。一旦超過臨界值,就觸發政策干涉和減緩行為,衛生系統也據此調整相應的床位數和人員配備。

參照2017~2018年美國流感和呼吸道合胞病毒(RSV)的相關數據,他們測算,在呼吸道病毒流行季最壞的一個周,可以容忍的風險峰值大約是3.5萬例住院病人和3000例死亡。以此作為衡量的尺子,目前新冠病毒在美國帶來的住院和死亡人數,遠遠超過了這個數字。他們提出了一系列建議,包括需要發揮基層公衛人員力量、建設一個更加靈活和先進的疫情數據收集系統、讓民眾建立一種對公共衛生和群體行動的信任感等等。

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國家傳染病醫學中心主任張文宏近日談及奧密克戎時指出,認為奧密克戎引發的是“大號流感”,缺乏科學依據,事實上,這種變異株“會咬人”。一個國家和地區需要強大的免疫屏障和醫療資源,才能抵御奧密克戎的威脅。

“大流行后的世界不會是2019年大流行未開始之前的世界,而是我們將與新冠病毒疾病共存、將其納入日常風險計算當中的世界?!泵绹s翰·霍普金斯大學健康安全中心高級學者Amesh Adalja近日撰文寫道。世界對這場大流行的分歧,一定程度上源于對風險的錯誤二分法:一部分人表現得好像大流行沒有發生一樣,而另一部分人則完全無法駕馭一個存在任何新冠風險的世界。

(實習記者曹媛對本文亦有貢獻)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精彩推送

免费国产午夜理论片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