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熱點 要聞 國內 產業 財經 滾動 理財 股票

光大證券再領罰單:MPS事件余震不窮

2022-01-10 14:13:11 來源 : 網易號外

號外 陳齊樂

2022年1月7日晚間,光大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發布《關于收到中國證監會上海監管局警示函的公告》。

《公告》稱,上海證監局認為,光大證券及其子公司因五項行為違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及《公司債券發行與交易管理辦法》而對其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監管措施。

四項信披一項發債

這五項行為分別是:

1. 重大合同披露不及時。光大證券全資子公司光大資本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光大資本”)于2016年4月分別向招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招商銀行”)、上海華瑞銀行股份公司(以下簡稱“華瑞銀行”)出具《差額補足函》。上述《差額補足函》項下差額補足義務對應本息敞口金額合計分別為34.89億元、4.98億元,合計約39.87億元。光大證券未通過臨時公告及時披露上述事項,直至2019年2月2日才首次在臨時公告中披露相關《差額補足函》情況。上述行為違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證監會令第40號)第二條第一款、第三十條第一款及第二款第三項、第三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

2. 重大事件進展披露不及時。光大證券于2019年6月1日披露光大資本因前述《差額補足函》涉及訴訟。光大資本于2020年8月分別就華瑞銀行訴光大資本案、招商銀行訴光大資本案一審判決向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申請。光大證券分別于2021年6月4日、6月16日收到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二審終審文書,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光大證券未在臨時公告中及時披露上述光大資本上訴及二審終審情況,直至2021年7月8日才發布臨時公告予以披露。上述行為違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證監會令第182號)第三條第一款、第二十五條規定。

3. 業績預告信息披露不準確、不充分。2019年1月26日,光大證券披露《2018年年度業績預減公告》,預計2018年度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3.47億元,同比減少55%,并在風險提示部分披露“本公告所載2018年度主要財務數據為初步核算數據,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等主要指標可能與公司2018年年度報告中披露的數據存在差異,但預計上述差異幅度不會超過10%”。2019年3月20日,光大證券又披露《2018年度業績預告更正公告》,該《更正公告》預計2018年度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1.03億元,同比減少96.6%。2019年3月28日,公司披露2018年年度報告,2018年度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03億元。光大證券2019年1月26日業績預告中披露的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與實際業績存在較大差異,且未做出充分的風險提示,信息披露不準確、不充分。上述行為違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證監會令第40號)第二條第一款規定。

4. 重大交易披露不完整。光大證券全資子公司光大證券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光證金控”)與新鴻基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鴻基有限”)于2015年2月1日簽訂《買賣協議》,擬收購新鴻基金融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鴻基金融集團”)70%股權,并于2015年6月2日完成新鴻基金融集團70%股份的交割。光大證券與相關方簽署了《股東協議》及相關配套法律文件。經查,《股東協議》《買賣協議》約定了新鴻基有限對持有的剩余新鴻基金融集團30%股權享有認沽權、光證金控提供履約保障等事項。光大證券在2015年2月3日披露的《關于全資子公司光大證券金融控股有限公司收購新鴻基金融集團有限公司70%股份的公告》及后續進展公告中未完整披露光證金控上述認沽義務及對應的履約保障等事項,直至2020年11月18日才在發布的關聯交易公告中對相關事項予以披露。上述行為違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證監會令第40號)第二條第一款的規定。

5. 個別公司債券受托管理階段未勤勉盡責。光大證券在中融新大公司債券受托管理階段未能勤勉盡責,未對發行人償債能力的有效性進行全面調查,對發行人的風險判斷和債券投資人權益保護方面不夠審慎等,上述行為違反了《公司債券發行與交易管理辦法》(證監會令第113號)第四十九條第二款、第五十條第三項等規定。

事涉“MPS”天雷

據了解,光大證券與招商銀行、華瑞銀行的訴訟事涉近年來轟動資本市場的“MPS公司收購案”。

2016年,光大證券孫公司光大浸輝投資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光大浸輝”)聯合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等設立了上海浸鑫投資公司(下稱“浸鑫基金”),并擬通過設立特殊目的載體的方式直接或間接收購境外MP & Silva Holding S.A.(MPS)公司65%的股權。

在這場投資中,光大資本和光大浸輝直接和間接對浸鑫基金的投資合計7175萬元。其中,光大資本作為劣后級合伙人之一出資人民幣6000萬元。而另外兩名優先級合伙人出資本息合計約35億元。但由于該基金采用的是結構化的方式,光大資本還為兩個優先級投資人出具了《差額補足函》,這讓光大資本的風險敞口進一步擴大。

根據此前簽訂的《差額補足函》,在兩名優先級合伙人不能實現退出時,光大資本須承擔相應的差額補足義務。這也是MPS踩雷事件后,光大證券面臨一系列訴訟的根源所在。

公開資料顯示,創立于2004年的MPS公司是一家運營分銷全球體育賽事版權的公司。其擁有的版權資源包括2018及2022年足球世界杯、2016年歐洲足球錦標賽、意甲聯賽、英超聯賽、西甲聯賽、法甲聯賽、英格蘭足總杯、巴甲聯賽、法國網球公開賽、國家橄欖球聯盟、一級方程式賽車、世界棒球經典賽、NBA和西班牙籃球聯賽等賽事。

2016年5月23日,浸鑫基金完成了對MPS公司65%股權的收購。但令人出乎意料的是,MPS在被收購后沒過多久就遭遇嚴重的經營危機,相繼失去意甲、英超等賽事的版權,現金流出現重大問題,2018年10月17日,MPS被英國高等法院宣布破產清算,公司資產和收入將用于償還債權人。

而浸鑫基金未能按原計劃實現退出,從而使得基金面臨較大風險。

公開信息顯示,除了暴風投資、光大資本、光大浸輝之外,浸鑫基金還有11家LP,背后的出資方招商銀行、華瑞銀行、東方資產、鉅派投資及云南、貴州省國資均有踩雷。出資額最大的是招商財富,以理財資金出資28億元。緊隨其后,嘉興招源涌津股權投資基金、愛建信托兩家出資6億元和4億元,其中愛建信托僅為通道,實際出資方為華瑞銀行。此外,浪淘沙投資、深圳科華資、上海隆謙迎申投資等7家機構出資上億。

據媒體報道,踩雷MPS后,光大證券前董事長薛峰被帶走調查。MPS事件曝光2個月后,2019年4月,光大證券發布公告稱,公司董事會收到了董事長薛峰的辭呈。之后的2020年6月,上海證券交易所對包括薛峰在內的光大證券時任四名有關責任人予以通報批評。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精彩推送

免费国产午夜理论片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