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熱點 要聞 國內 產業 財經 滾動 理財 股票

起底宕機的西安“一碼通”:中國電信僅花3天研發,分包采購形式引質疑

2022-01-09 07:47:52 來源 : 中國經濟周刊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張宇軒

1月4日,西安疫情形勢依然嚴峻,當地健康碼——西安“一碼通”再次出現大面積宕機故障,給正在為“實現社會面清零”的西安市平添一分波折。

(1月4日,西安“一碼通”出現大面積宕機故障。受訪者供圖)

這已經不是西安“一碼通”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了,本輪疫情中,2021年12月20日就已經發生過一次“一碼通”故障。兩周之內,西安“一碼通”兩次宕機。

1月5日,在第47場西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上,發言人就疫情防控中出現的種種狀況表現出積極解決的態度,“疫情防控工作中,出現了很多難以預料的突發緊急情況,雖然我們提前預判、做了準備,但仍有紕漏,有些服務保障沒能及時跟上,給群眾帶來一時不便,我們正在盡最大努力積極解決?!?/p>

1月6日,《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致電西安“一碼通”客服熱線,對方回復,“目前‘一碼通’的檢修已經完成,之后也再沒有接到過市民反饋有系統崩潰的情況?!?/p>

但宕機是怎么發生的?為什么會在短時間內出現兩次?

為什么會宕機?

有關方面解釋1月4日“一碼通”宕機故障的原因稱,“(事故原因)短期內用戶訪問量激增,訪問量達到正常時峰值的10倍以上,造成網絡擁堵”。

這樣的解釋幾乎是照搬了2021年12月20日“一碼通”故障時西安市大數據資源管理局局長劉軍的說法。當時,劉軍針對“一碼通”宕機故障向公眾致歉并作出解釋,其中還給出了當時頗具爭議的建議,“建議廣大市民非必要不展碼、亮碼”。

此事曾一度登上微博熱搜,被網友戲稱為“非必要不亮碼,必要時碼不亮”。

疫情防控中,“一碼通”的重要性無須贅言。時隔兩周,在同一問題上再度“翻車”,相關責任人難辭其咎。1月5日凌晨,西安市委組織部宣布,西安大數據資源管理局黨組書記、局長劉軍因履職不力,被停職檢查。

一位資深電子技術業內人士向記者分析,從目前已知的信息來看,西安“一碼通”頻繁崩潰的原因大概率是沒有解決好大數據并發的問題,該系統有可能在代碼的性能和邏輯、使用場景測試以及服務器硬件設備等方面存在問題。

當地政府網站公開信息顯示,西安“一碼通”于2020年2月18日,經市聯防聯控指揮部批準,由市大數據資源管理局牽頭,中國電信西安分公司開發部署,并正式上線試運行。

據西安市大數據資源管理局2021年5月的公開數據顯示,“一碼通”平臺上線以來累計注冊用戶超3000萬人次,注冊商超、企業20余萬個,注冊地鐵、公交、出租車近5萬個,掃碼累計近30億次,面向21個區縣開發區、200余個街道、4300多個社區、1.2萬個小區各級疫情管控人員,利用大數據手段協助流調近40萬人,并確保每日40余萬人員完成核酸檢測或疫苗接種工。

而這樣一套系統竟然是在三天內研發出來的。

2021年6月,中國電信官網登載了一篇來源于人民郵電報的宣傳文章。文中著力渲染了中國電信西安分公司如何“攻克重重難關”研發西安“一碼通”守護1000多萬人民群眾健康的過程,“全體成員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研發出西安市個人電子識別碼(即‘一碼通’)”。

但在上述業內人士看來,這么短的時間里研發出來的產品很可能是個demo(小樣),“只是有這個功能,并不代表是個成熟的產品”。成熟的產品需要在測試階段仿真還原現實場景,同時用超過實際使用用戶數量的線程進行壓力測試,且通過多次性能測試和壓力測試才可以上線運行。

“一碼通”開發的背后

服務于千萬人口的西安“一碼通”到底是如何由中國電信西安分公司來“開發部署”的?記者曾多次致電該公司有關部門,但電話均未被接聽。

據多份公開的招標結果公示顯示,“一碼通”是在中國電信西安分公司的承建下,由多家不同的公司共同承擔,而非電信一家獨立開發運維。

(采購公示顯示,西安東軟為“一碼通”的開發商(之一)。)

就“一碼通”的系統開發,據2020年3月的一份采購公示顯示,中國電信股份有限公司西安分公司就疫情聯控平臺一碼通系統開發項目向西安東軟系統集成有限公司(下稱“西安東軟”)進行單一來源采購。其原因為“該平臺軟件需在我公司與西安東軟系統集成有限公司前期合作產品基礎上進行系統功能的升級形成疫情聯控平臺”。而事實上,此時距離“一碼通”上線試運行已經過去了十余天,這份公示頗有點先斬后奏的意味。

(采購公示顯示,新三板上市公司美林數據為“一碼通”提供引擎系統運維服務。)

在運維方面,2021年12月24日,距離本輪疫情中“一碼通”首次宕機事故過去三天,同日的3份采購公示顯示,“一碼通”運維服務分別以“單一來源采購”的形式交由3家不同的公司負責。其中,西安東軟負責業務平臺運維服務,中譯語通科技(陜西)有限公司負責數據平臺運維服務,美林數據技術股份有限公司(831546)負責碼引擎系統運維服務。記者曾致電上述三家公司,但去電均未被接聽。

設備采購方面,2020年的另外兩份采購公示顯示,“一碼通”的部分硬件設備以“單一來源采購”的形式采購自西安兆天系統工程有限責任公司與杭州安恒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這些設備包括250臺一碼通掃碼設備以及AiLPHA大數據智能分析平臺DAS-ABL-A800、綜合型流量探針DAS-ABL-SP600、數據庫審計與風險控制軟件DAS-DBAuditor-1500C4等。

(阿里巴巴云計算為“一碼通”提供短信服務。)

而即便是在“一碼通”的熱線服務與短信服務部分,身為國內移動通信運營商的中國電信也將此板塊的業務交由其他公司進行。熱線服務外包商為陜西省通信服務有限公司中意科技分公司,而短信服務由阿里巴巴云計算(北京)有限公司經比選中標。

業內人士指出,上述項目中多項采購招投標以“單一來源采購”的形式進行有待商榷,依照相關法律規定,“一碼通”這類項目在招標過程中理應進行三方比價,如果要采用單一來源,必須說明足夠充分的理由。他認為,部分采購公示中對于“單一來源采購”的理由并不充分,有的理由甚為敷衍,多項采購項目在市場中存在競品,而招標方依然以各種理由堅持“單一來源采購”,這本身就存疑。

責編:郭霽瑤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精彩推送

免费国产午夜理论片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