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熱點 要聞 國內 產業 財經 滾動 理財 股票

100萬的Loft,能成全北上廣年輕人的買房夢嗎?

2022-01-08 13:16:15 來源 : 豹變

「核心提示」

在大城市擁有一個溫馨小窩,是夢想照進現實,還是揮向韭菜的鐮刀?

作者 |陳曉妍

編輯 |張子睿

“北京130平loft,170萬帶回家” “上海浦東精裝loft 公寓,獨立小花園,150w” “買一層,送一層、近地鐵......”這些吸引年輕人的房源推薦,仿佛在描述著另一個平行世界:小豪宅、精裝修,一線城市,百萬安家不是夢。

小紅書、抖音上也涌現了許多分享loft“一鏡到底”的博主,那些動輒數十萬的播放量和點擊量,正是年輕人渴望在城市擁有理想小家的佐證。

許多公寓的包裝宣傳更是“精準“到面向單身且有一定經濟能力的年輕女性客群。每個精裝修的樣本間,都飄散著都市精致生活的幻想:“有房就有底氣”,是屬于都市女性的安全感,也是一種經濟獨立的象征,甚至可以作為婚前財產的保護方法。

loft的復式結構、樓梯,是住慣平層住宅的人眼里的“白月光”。低總價、高顏值,對年輕人有著極強的吸引力。

為此心動的年輕人,往往難以預料,精致的買房夢,真的是照進現實的理想嗎?

1、年輕人的買房夢

從開始看房,到決定買下一套100多萬的loft商住公寓,吳琦和家人只用了三天的時間。這種倉促和沖動,也成了她日后懊悔的緣由。

2017年十一,父母為了讓剛畢業的吳琦免去租房的煩惱,專程來到她工作的杭州,準備為她買一套房。

后來回過頭看,看房那天,中介的安排也是“別有用心”。得知吳琦一家的買房預算,中介先是帶著他們在附近的幾個“老破小”二手房轉了一圈。

小區破舊,都是80年代建的商品房。墻皮剝落,樓道里也無人打掃,到處堆放著積灰的雜物。里面老年人居多,一個單元門前還掛著一個花圈,有老人剛剛去世。幾個房子里,只有一家的裝修還算整潔,吳琦剛覺得不錯,就被她爸爸催促離開:“趕緊走,根本沒法住人?!?/p>

連續看了一兩天的“老破小”,中介才將他們帶去緊鄰地鐵口的loft公寓:“考慮一下這間,總價低,地理位置又好,也不用忍受‘老破小’?!惫⒅挥?5平方米,卻分區明確,樓上有兩個房間,樓下是客廳、廚房和洗手間。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這也是loft打動她的地方。

明晃晃的大落地窗照亮了樣板間里的精裝修環境和家具,也掃去一家人看房的失望和疲憊。在老破小的襯托下,窄小的戶型也顯得格外溫馨。

周圍的其他二手房大多60多平米,總價達兩百多萬。而loft公寓上下層加起來將近七十平米,總價卻比二手房少了100來萬。再加上吳琦的父母買房,主要是給她作為工作前幾年的過渡房,并不打算長期住這里。一家三口很快達成共識,還是單身公寓劃算。當天,他們就簽下一份協議,交了五萬元的認籌金。

低總價、高顏值,城市里的商住loft公寓,就像一塊磁鐵,吸引著單身年輕人或情侶。

大二學生茜茜和父母住在深圳的一套平層住宅里。當父母準備為她買一套房時,茜茜點名要網上家居博主常曬的loft公寓,“有上下樓的那種,網上看裝修得都很好看,很溫馨?!?/p>

“買一層,送一層”、“近地鐵、精裝修”、“大三居170萬”,第一次在網上刷到這類loft推廣短視頻,在北京的王豐感到不可思議。用一百多萬在北京地鐵附近買一套135平的房子(上下兩層),原本是不可能的事。但商住公寓,看似提供了一個可實現的契機。

王豐與女友在北京工作了兩年多,一居室的月租高達五千元。算下來,每年有六萬元給了房東。于是,他開始考慮買一套房作為過渡房。不限制購房資格、也無需高額房價的公寓成了他的首選。在中介“無限制,有錢就能買”、“超低總價”的話術轟炸下,王豐感覺到,原來兩個人在北京安一個小家,并不如外界說得那么困難。

北京白領楊慧在結婚時也選擇了loft公寓作為婚房。跟她一起買公寓的幾個朋友,都是類似的情況:經濟條件有限,在北京的納稅社保也不足五年。2011年,夫妻倆花了100來萬,在朝陽區買下一套55平米的小戶型公寓。

搬進去時,她發現,在小區里,幾乎都是年齡相近的年輕人。很多人還在為了在大城市立足而奔波,顧不上成家立業,也沒有孩子,不用擔心買公寓無法落戶與學區的問題。商住公寓剛好迎合了一部分不婚或者丁克群體的需求,代表著一種更輕盈的生存方式。孩子和家庭太過厚重,何不用更低的成本,過得更精致的生活。

許多公寓的包裝宣傳,也有意面向單身且有一定經濟能力的年輕女性客戶群體。每個精裝修的樣本間,都販賣著都市精致生活的幻想?!坝蟹烤陀械讱狻?,是屬于都市女性的安全感,也是一種經濟獨立的象征,甚至可以作為婚前財產的保護方法。哪怕結了婚,也能為自己保留一份被動收入,留下家庭之外的獨立空間。

乍看上去,loft公寓就是年輕人的白月光。

2、裝上“濾鏡”的樣板間

許多人也想借助成本更低廉的買房夢,拂去在城市租房的一地雞毛。

在大城市合租,遇到什么樣的室友就像抽盲盒。在北京望京工作的小周,就曾遇見過最讓他尷尬的情形。跟他合租的男室友是一位性少數者,好幾次,小周碰見他帶著不同面孔的男性回家。這也讓他提前買房計劃更篤定。放棄住宅,先買一套便宜的loft公寓“上車”。這類戶型受年輕人歡迎,即使自己不住,也能出租給上班族。

有的人則是厭倦了居無定所漂泊感。五年前,瑜伽教練劉怡還在揚州租房。因為家具自然老化,房東把問題推到她身上,以此作為不退租金的理由。有一年,她經歷了七次搬家,覺得自己像個找不到安定住所的流浪漢,夢想著能擁有一間屬于自己的房子。

為了不麻煩父母,她拿出自己的積蓄,貸款買下一套建筑面積55平米的小公寓。沒想到,這個被她視為“揚州第一站”的房子,卻成了新的煩惱來源。

拿到房產證時,她發現原本說好40年產權的房子,到手只剩下27年。原來。房子產權是從開發商拿到地皮開始算起的,中介為了不影響交易,也瞞著沒說。

公寓雖然總價低,但持有成本高昂。入住第一年。劉怡就為她55平的房子交了2000多塊錢的物業費,遠遠高于同地段的住宅。高昂的電費也讓住戶和業主們叫苦不迭。公寓里的水電都是商用費用標準,跟民用水電計費不同,一個月下來,劉怡一人的電費就高達700塊錢。

另外,公寓坐落在高架旁邊,五年下來,房價沒有多少漲幅,但同期的住宅卻翻了三倍。這些公寓的常見弊端,劉怡本該在買房前就了解,但是幾年前,她并沒有考慮到這些問題?!爱敃r年紀小,啥也不懂,就覺得樣板房好看?!彼f。

對比起劉怡買的現房,期房的隱藏落差則更大。

2018年,大二學生茜茜得到了人生中第一套毛胚房。走到電梯口,她就發現,中介承諾的“一梯兩戶”,變成一梯兩排房子,至少有十幾戶。公寓往往一梯多戶,人流多,隱私性也差。

一進門,壓抑感撲面而來(見上圖)。失去了樣板間精裝修,就像撤掉了房子的夢幻濾鏡。30平米的房子,與一個通了電的鴿子窩沒兩樣。整個房間的光照來源只有上下兩個小窗。層高也不夠,中間加上樓板,身高一米七八的人站上二樓,都會碰到頭。

三天就定下房子的吳琦也發現,loft公寓的樣板房往往比普通住宅房貓膩更多。吳琦懷疑,樣本房在層高上被動了手腳??雌饋砀?,樓板也更薄,所以能隔出真正的二樓。但自己家,就像是擠出來一個逼仄的閣樓,“呼吸也不順暢”。粗糙的裝修和不協調的配色,讓她一想到要在這里生活幾年,就覺得痛苦。

北京的王豐也發現了不對勁。大三居樣板間分隔出的房子,有兩間作為“書房”甚至“畫室”展出,擺放的都是小型不占地的家具,給買家營造出房間數量多,功能多的感覺。但實際測量后,王豐才發現,這些小房間,勉強能容下尺寸正常的大床。

房地產營銷從業者蘇明告訴《豹變》,loft樣板間是最常見的套路。超高配的裝修裝飾,讓人體驗感很好。很多看房的人會因此忽視loft戶型上的普遍毛病,更容易造成沖動型購買。

由于公寓商住兩用,吳琦所在的那棟樓里,每天進進出出的人員雜亂。有人在里面開美甲健身工作室,有人辦公,還有人開起了賓館。

3、誰在制造年輕人的需求?

“一些loft公寓除了自住體驗差,投資屬性也不佳?!弊鳛閺臉I者,蘇明自己在2018年買入一套位于西安耳環地鐵口的loft公寓。那年,西安房價瘋漲,蘇明認為房價有保證,再加上公寓地段好,交通便利,很好出租。她預計,買一套公寓房,回報率總比放在銀行或者其他理財渠道更高。

但很快,蘇明就發現這是一筆讓她后悔的投資。公寓市場流動率小,二手交易稅費高,基本很難轉手。公寓的收益,主要只靠租金。但在二線以下的城市,人口流量小,沒有大城市的白領、創業者的需求量高。租客少,租金也低。

房子總價是76萬,但每個月的租金只有2000出頭,租售比并不高。她也見過有人為了買公寓貸款,但租金根本跑不過銀行的商貸利息。

2021年,蘇明想為孩子換一套學區房,但loft公寓已經占去她的大部分資金。再加上很難轉手,她只能另外貸款。

小紅書、抖音上的loft公寓廣告,“很多都是忽悠人的”。蘇明告訴《豹變》,商鋪和公寓本身就比住宅難賣,所以開發商更愿意找代理的公司合作幫忙賣。一旦成交,公寓的傭金也比住宅更高,有的能達到5%~6%,少數甚至高達10%。

在《豹變》采訪的幾位loft公寓業主,都提到過自己的“沖動消費”。瑜伽教練劉怡因為租房遇到的各種問題,加上多次搬家,身心疲憊。買下這套公寓,前后只花了一個月左右。北京望京的小周和杭州的吳琦,都是在第一次看房時就決定買下。

購房門檻低,也容易一時沖動,稍有不慎,就會留下遺憾。由于商住公寓轉手難,只能長期持有自住,或者慢慢收租回本?!罢埳袢菀姿蜕耠y”,成為一些業主的煩惱。

劉怡看到同小區的公寓中,已經有三四個正掛在二手網上,但沒有人轉手成功。更多人把房子租給了小公司。其他業主都在觀望,彼此安慰,“幾十年后,說不定會拆遷,等三倍賠償?!?/p>

為了買房,吳琦剛畢業就背上了房貸。她買的公寓規定首付款必須要交滿5成,并且規定剩下的房貸只能貸10年,這導致了月供高達4000多,占去了她一個月的工資。前18個月里,吳琦每天在公司食堂吃飯,騎自行車通勤,盡量節省開支。她所在的出版行業不景氣,失業的危機感也讓她感到焦慮。

收房時,吳琦發現房間里少了原本談好的一房一衛,她發現合同里也暗含開發商可以改變裝修布局,但不通知買房人的霸王條款。她將開發商告上法院,才順利退了房。

對吳琦來說,買房上當也跟當時信息閉塞有關。2017年,網上關于年輕人買房的討論并不多,更沒有關于公寓有弊端的訊息。吳琦只是從幾個房產公眾號上了解基本信息,甚至連“買房選邊戶”都不清楚,“買房的坑,都要靠自己踩?!?/p>

然而,吳琦也明白,公寓熱的背后,并不只是年輕人的幻想和房地產公司的套路。對很多人而言,即使公寓槽點頗多,但已經是權衡之下的最優選。

在吳琦的公寓樓上,就有一戶父母,拿出大多數積蓄,也只能買上總價更低的公寓,為兒子置辦婚房。許多買過公寓的人也在網上吐槽:“能買得起住宅,誰會買公寓?”

在這塊小商業用地上,年輕人們用細小的瞬間拼湊出“家”的形象。來自北京的小周在2019年買下公寓之后,從沒有感到后悔:“回到家不再是一個冷冰冰的一個隔間,確實是自己的一個家,可以隨便裝飾,去改造,按你自己舒服的來,不用去遷就其他人?!?/p>

劉怡也有相似的感覺。有一次聚會,朋友問她:“可以去你家玩一下嗎?”她突然對“家”這個字有了更具體的感知。剛入住時,她獨自給家里設計購置軟裝,每當累了的時候,就坐在落地窗前,看著外面的夜空?!坝袀€小家真好?!彼嬖V自己。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精彩推送

免费国产午夜理论片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