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熱點 要聞 國內 產業 財經 滾動 理財 股票

內幕交易罰沒超480萬!當事人:月入5千,生活困難!監管:酌情減少罰款

2022-01-06 18:49:50 來源 : 中國基金報

(原標題:內幕交易罰沒超480萬!當事人:月入5千,生活困難!監管:酌情減少罰款)

中國基金報記者 王元也

又有內幕交易被處罰。

近日,廣西證監局發布的一則處罰信息顯示,張怡從當時身為鞍山銀行副行級領導的張某漢處獲悉*ST中富正在籌劃債務重組的內幕消息,隨后分四次豪擲275萬買入該公司股票,獲利160萬元。最終,因為內幕消息交易,張怡被沒一罰二,合計被罰沒481.25萬元。

在申辯中,張怡也提出了幾點意見,包括本案內幕信息形成的時間認定錯誤,和張某漢并非關系密切、張某漢并非內幕信息知情人等。與此同時,其在聽證后提供了關于本人生活困難的證明材料,她本人先后兩次離異,現撫養兩名未成年子女,贍養兩位老人。本人患有疾病,常需入院治療。她本人目前唯一收入來源為工資,每月稅后收入5000余元,家庭負擔沉重,前期股票投資獲益已大都虧損,無力承擔巨額罰款,懇請酌情考慮其本人和家庭面臨的特殊困難。

盡管在復核后,廣西證監局認為張怡的申辯意見不能成立,但結合本案具體案情和張怡個人及家庭情況,從“堅持處罰與教育相結合”原則出發,廣西證監局決定酌情減少對張怡的罰款數額。

事涉*ST中富債務重組

事情要從2015年說起。

2015年4月29日,普華永道對*ST中富2014年度財務報表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理由為*ST中富的合并資產負債表中流動負債大幅超出流動資產,且可能被銀行要求提前償還銀團借款,公司持續經營能力存在重大不確定性。

2015年6月9日,*ST中富控股股東深圳市捷安德實業有限公司向廣東粵財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粵財公司)發出債務重組申請函。后者表示有意愿對*ST中富進行債務重組。

2015年7月14日,*ST中富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正與粵財公司等機構洽談債務重組事項,擬在相關機構協助下,盡快解決自身的公司債券、銀團貸款等債務問題。當日,粵財公司到*ST中富進行盡職調查。

因粵財公司的債務重組存在較大不確定性,*ST中富在與粵財公司洽談的同時,也在聯系其他機構。2015年7月底,*ST中富董事會秘書韓某明聯系安信證券保薦代表人肖某波,請肖某波幫忙尋找債務重組方。肖某波提出可以通過非公開發行股票方式募集資金償還債務,這一方案得到*ST中富實際控制人兼副董事長劉某鐘、董事長兼總經理宋某明認可。

當年8月12日,*ST中富召開非公開發行股票協商會議,初步確定非公開發行方案。8月15日,*ST中富發布《重大事項停牌進展公告》,稱截至公告日,公司仍積極與粵財公司等相關機構商談重大事項,目前正在商談制訂債務重組方案,公司擬在2014年度審計報告無法表示意見所涉及事項的重大影響已經消除的前提下非公開發行股票(向不超過10名特定對象發行股票,募集不超過30億元的資金)。8月19日,*ST中富初步確定了7家非公開發行對象。

因粵財公司債務重組存在不確定性,為滿足非公開發行股票條件,*ST中富也在同其他機構商談借款事宜。

到這里,此次案件的又一關鍵人出現。

2015年8月26日,在前期接洽基礎上,時任鞍山銀行副行級領導張某漢等人前往*ST中富開展盡職調查,協商貸款事項。

2015年9月5日,粵財公司向*ST中富發函稱其不宜參與*ST中富債務重組。隨后,*ST中富決定暫時中止本次債務重組重大事項。

2015年9月上旬,鞍山銀行在前期盡職調查的基礎上啟動貸款審批程序,后于9月18日召開審貸委員會。9月22日,鞍山銀行與*ST中富簽署借款協議,借款額度2億元,借款用途為償還逾期的公司債券。9月24日,鞍山銀行向*ST中富發放首期貸款1.44億元。*ST中富向鞍山銀行承諾,在償還公司債券所需自籌的其余2.5億元資金到賬前,不使用鞍山銀行提供的貸款。

事情到這里就發展的很順利了。

2015年10月30日,*ST中富與長洲公司、和豐投資、鐵木真等9名非公開發行對象簽訂《附生效條件股份認購協議》,*ST中富非公開發行股票不超過6.5億股,募集資金不超過21.52億元,其中16.73億元用于償還公司借款,剩余資金扣除發行費用后用于補充營運資金。

2015年10月31日,*ST中富發布《2015年度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預案》等相關公告,稱擬向長洲公司等9名特定對象非公開發行股票不超過65,000萬股,公司股票自2015年11月2日開市起復牌。

副行級領導好友豪擲275萬買入

廣西證監局指出,*ST中富籌劃解決影響非公開發行股票的債務問題并實施非公開發行股票的事項,屬于內幕信息,內幕信息不晚于2015年8月26日形成,公開于2015年10月17日。張某漢為鞍山銀行副行級領導,負責帶隊鞍山銀行赴*ST中富開展盡職調查,是本案內幕信息知情人。

此次涉及內幕交易的張怡和張某漢關系密切,二人均于2015年10月國慶期間赴四川成都旅游。張某漢承認2015年9月與張怡有過聯系,2015年10月張某漢與張怡有過通話聯系。也就是說,內幕信息敏感期內,二人有過聯系。

2015年9月11日,張怡開始買入“*ST中富”,隨后又在9月14日、9月15日和9月23日再次買入,四次累計買入“*ST中富”75萬股,,成交金額達274.98萬元。

2015年11月2日,*ST中富復牌后,“張怡”賬戶將其全部賣出,成交金額436萬元。從盤面上來看,從張怡買入到賣出期間,*ST中富股價實現較大漲幅,漲幅達22.31%。張怡也因此獲利頗豐。

經證券交易所統計,“張怡”賬戶交易“*ST中富”盈利160.42萬元。

累計被罰沒481.25萬元

當事人提供生活困難證明材料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2005年《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西證監局決定沒收張怡違法所得160.42萬元,并處以320.83萬元的罰款,累計罰沒481.25萬元。

不過,張怡也提出了幾點申辯意見,包括本案內幕信息形成的時間認定錯誤,和張某漢并非關系密切、張某漢并非內幕信息知情人以及她本人賬戶交易符合一直以來的交易習慣,不存在任何異常等。

與此同時,其在聽證后提供了關于本人生活困難的證明材料,她本人先后兩次離異,現撫養兩名未成年子女,贍養兩位老人,本人患有疾病,常需入院治療。她本人目前唯一收入來源為工資,每月稅后收入5000余元,家庭負擔沉重,前期股票投資獲益已大都虧損,無力承擔巨額罰款,懇請酌情考慮其本人和家庭面臨的特殊困難。

盡管在復核后,廣西證監局認為張怡的申辯意見不能成立,但結合本案具體案情和張怡個人及家庭情況,從“堅持處罰與教育相結合”原則出發,廣西證監局決定酌情減少對張怡的罰款數額。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精彩推送

免费国产午夜理论片不卡